KPL总决赛门票一售即空 现场观赛人数增长12倍

2022年8月15日 by 没有评论

电子竞技是最贴近互联网时代的体育项目,不如今天一起走进在深圳湾体育中心“春茧”打响的KPL总决赛,去感受和体验现场的氛围,认识参与其中的粉丝,享受职业选手为观众带来的视听体验。

本月11日,线上售票平台微赛官方公布数据称,12分钟内,王者荣耀职业联赛(King ProLeague,以下简称“KPL”)秋季赛总决赛门票销售一空,售卖页面达到600万访问量。

在过去两年时间里,移动电竞蜕变成众多年轻人追捧的新兴体育赛事。依托王者荣耀的现象级表现,KPL迅速发展成为整个电子竞技行业最受关注的赛事之一。深圳湾体育中心“春茧”现场的近万名观众,和守候在游戏客户端、直播平台上的观众,将共同感受电子竞技对于年轻一代的深刻影响和真实改变,并参与其中。

本月14日QGhappy俱乐部的选手和工作人员出现在深圳宝安机场,意味着整个KPL秋季赛已经进入正式的总决赛周期。从参加比赛的选手到俱乐部的支持人员,从主持人到解说,从赛事执行团队到现场配合人员,都进入了紧锣密鼓的最后冲刺阶段。

在短短一年时间里,KPL以更为贴近移动互联网的先天优势,实现了移动电竞在整个电子竞技赛事体系中的蜕变。最终,在KPL联盟登记注册的九位选手的XQ战队和十位选手的QGhappy战队,将分别派出五位选手,在“春茧”展开对总冠军的角逐。

过去这个赛季,QGhappy战队拿到了常规赛十三连胜,顺利晋级季后赛。在季后赛中虽然遭遇各大战队的阻击,QGhappy依旧以胜者组冠军的身份来到深圳。XQ战队在经历了常规赛阶段的磨合调整之后,在季后赛展现了惊人的天赋,最终来到了“春茧”。今天晚上,两支战队将在深圳湾上演最终的对决。

去年9月至今,KPL经历了三个赛季的发展,正迅速跃升为对中国年轻一代拥有巨大影响力的体育赛事。从2016年秋季赛到2017年春季赛,KPL的赛季单日最高观赛用户增长了2倍,总决赛现场观赛人数增长了12倍,整个赛事内容的观看量更是超过20亿。像K PL这样的移动电竞赛事,贴近碎片时间,观赛方式便捷,因此能够在过去十几个月里,在用户层面上达到传统电子竞技发展十几年才有的规模。

世界体育总会亚太电竞委员会委员、暨南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吴延年告诉记者:“自2011年起,《英雄联盟》开始风靡全国,电竞行业也开始进入上升期。特别是近期的世界总决赛,累计观众超过4000万,远比跳水、游泳等传统体育项目观看人数多,所以电竞的普及度是很高的。”

电子竞技已经通过互联网的力量,影响了为数众多的年轻人。近两年,由于移动互联网的推动,整个电竞行业也迎来了更多的支持。吴延年向记者介绍:“2016年,国家教育部在专科院校中增补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。当年4月,国家发改委在促消费转型升级的文件中指出,要以企业为主,正确开展电竞比赛,并正确引导青少年。2017年,亚奥理事会宣布电竞成为杭州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。今年,国际奥委会也正式承认电竞是一项运动。”

在整体行业上行的趋势之下,KPL把握大时代的脉搏快速前进,才有了之前提到的数据变化和观众粉丝的积累。

KPL之所以能够在移动电竞领域实现突破,获得越来越多的粉丝,腾讯互娱市场部总经理助理、K PL联盟主席张易加觉得,最核心的内容还是赛事的精彩程度:“过去一年,首先是在职业化的发展方面取得比较大的进展,特别是职业战队战略水平的提升。今年的秋季赛跟上一届其实有很大的不同,跟上上届相比就更加不可同日而语。比赛的精彩程度,选手的竞技水平,完全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”

在周边衍生内容创新上,K PL也在不断摸索。张易加告诉记者:“我们更希望赛事本身也去传达很多故事,有选手的故事,有我们解说的故事,有我们更多的一些幕后的故事。在这个赛季里面,像原来的冠军队伍仙阁面临降级,但他们展示了坚持不懈的竞技精神。我们也试着用一些更好的方法将赛事呈现给我们的观众,也受到了观众的好评,(他们)对于仙阁回归的期待还是非常高的。”

作为一项完善的体育赛事,KPL真正依托的还是联盟体系。张易加把连同俱乐部共同发展的K PL联盟模式,概括为一个最近很热的词汇赋能。KPL联盟不断整合资源,在商业化和标准化上为俱乐部提供更多支持。俱乐部打出精彩比赛,通过联盟的商业化能力,再把版权、赞助的收益回馈给俱乐部,形成良性的发展循环。

“我们要把一些官方有的能力转移给俱乐部,把优秀的俱乐部或者说某些俱乐部在某方面的优秀能力,移植到别的俱乐部上面,使大家整体上的职业化水平有一个更好的提升。”张易加说。最好的例子就是这次进入K PL总决赛的XQ俱乐部。从第一赛季开始,XQ俱乐部处于不断的成长和学习中,无论是在教练组的建设,还是在明星选手的打造上,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果,所以在今年秋季赛迎来了爆发,顺利来到深圳湾体育中心。

由于最初发展的限制,中国绝大多数的电竞资源集中在长三角地区,但吴延年告诉记者:“其实深圳年轻的群体众多,30岁左右的参与人群多,对新信息化产业扶持及对新文化具有很强的包容性。同时,深圳及其周边硬件软件和制造企业发达,龙头企业基本都在深圳(如腾讯和华为),商业氛围活跃,且交通便利,这些条件为大型赛事落地提供了良好的基础保障。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条件,所以王者荣耀总决赛才会在深圳落地。”

在吴延年和研究相关领域的专家眼中,大型电竞赛事的举办,不仅可以带动电竞行业的发展(如软件和硬件的升级,场馆的升级),也能带动周边产业的发展。由于电竞群体庞大,很多周边配套产业也通过“电竞+”的方式带动起来了,如电竞+旅游、电竞+音乐节、电竞+电影、电竞+地产、电竞+餐饮,等等。经常举办有影响力的落地电竞赛事,电竞资源也会慢慢聚集,同时也可以让城市拥有“电竞中心”名片。

虽然K PL总决赛还没有真正打响,但在过去一周,在深圳的各个角落都能看到和K PL相关的主题文化内容。KPL的粉丝把整个线下的相关活动戏称为“海陆空”三栖,不仅有深航的专机、地铁福田站的装饰和主题邮轮,深圳各大地标性建筑也纷纷亮灯。相比较传统电竞在亚文化领域的耕耘,移动电竞和K PL给了更多年轻人接触电子竞技的机会,也给深圳赋予了全新的文化标签。

KPL总决赛落地深圳,带来了一次新的发展机遇。如何抓住机会,取得提升,更是一大挑战。在张易加心中,虽然K PL在电竞行业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,但要成为国际顶级体育赛事,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,他对记者说:“中国电竞行业缺的是对于职业化的高度追求,是一种追求让所有事情做得非常专业、非常极致的精神,这样的精神和内容其实还是缺少的。”

只有在更大范围的人群和认知水平上达到足够的高度,电竞赛事才能创造更大的商业价值,获得公众的认可。吴延年对此也有相似的判断:“虽然电竞的普及度是很高,但传统观念仍然认为电竞等同于游戏,对青少年有害。在人们观念尚未转变的情况下,电竞入奥的负面影响不可小觑。各级政府和国际体育组织,看到游戏是现代人的一种社交和娱乐的重要工具,就更需要进行规范和引导,突出电子竞技的未来科技属性,和人工智能的竞技功能。”

面对机遇和挑战,拥有现象级产品支持,以国际体育赛事联盟为标准要求自己的K PL,要做的是如何让赛事走出电竞的局限,像在深圳的落地一样,塑造一个可持续的移动电竞生态体系。(本文转自:南方都市报)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